摘录:动物被关在动物园久了会有刻板行为,比如说反复踱步、念念有词。

O

经历了许多对抗,或者说是矛盾,最后都没有解决:结果往往是他不说,我不提。我觉得有点不妥,或许他也觉得,但我们达成了默契,都不谈,第二天就和没发生一样,我一开始战战兢兢,生怕他哪天会突然提起。再过不久,这战战兢兢也没有了。在某一些时候,我惊讶于我对生活的态度太随便——就这么过去了,连个结果都没有?于是有了负罪感。
我会选择远离会引发对这件往事联想的一切东西。这是我逃避一些东西的原因。然而我往往忘不掉这些事,夜晚,这些回忆会攻破我的思想防线,让我情绪失控。

O

我一个人去看心理医生,问诊时间只有45分钟。问卷显示情况很严重。医生问我有何哲学信仰,我不了解哲学,随口答“虚无”,想表达一切皆空的意思。他问我想不想有几百万,我答不想。他表情夸张,说他经常梦想自己有很多钱!我最后问他我会不会自杀,“一般到这来的人都不会的”。
时间到了,需要预约下次,我没有再去。问诊时我像是在表演,说了很多谎话,医生似乎并不认为我有病。
出门一位姐姐拦往我问心理咨询有没有用,她要出差了,今天没有预约上。我对她说:“有用,你告诉他你想自杀,他会吿诉你不会自杀的”。回来的路上有点高兴,看到湖里的一条死鱼。

O

那天我和别人谈哲学,他让我解释解释理性是否做了判断,“这是很明显的,当理性描绘一个东西,不就是说一个东西是怎样的吗”,我答到。我说的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我也不清楚,直观的把握显然不都是判断。我也不请楚什么是判断…回想起来,我在谈论的时候,都在说一些什么?语言不适合表达一些准确的东西。交流也没有意义。

O

今年是深入网络的一年,终于亲身经历了几次舆论的风波,风波往往奇怪,两个问题值得思考——“为什么会这样”和“就这么过去了?”。不过我明白了一件事,自己认知有严重的问题:翻看那些评论,我一开始会想“他们怎么会这么想,这些话毫无依据啊”,后来发现人们都是如此,才知道是自己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