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这些东西,是不受我理智和情感控制的,仿佛天生的,被给予的。这些东西的一部分被我认为是「本能」。

界定

尽管这些东西被我认为是本能,但并不意味着它们总是成立,总是发生。本能,是从「理智、情感和身体正常的我做出的习惯性决定抽象而来的无条件的最简单概念」。

举例来说,常有人说「自私是人的本能」,在这个定义下并非如此。我曾经在马路上看到被车撞到的狗,并未死去,但不能动弹,于是我没有任何其他想法,径直走到马路中救下了它。这么做非常危险,于我也没有任何好处,我这么做显然不是「自私」。同样,此命题的逆命题也有问题,无私也并非我的本能。一定有更加简单的东西可以统筹这两类现象。

本能是抽象概念,是原则性的概念,是无条件的概念。它具象在我的日常决定中。

列举

  1. 保全自我的本能:我,对死亡无条件的恐惧,即使想到自己可能的死相,也会让我害怕。我对有可能损害我身体的一切决定都会迟疑,反感,即使被强迫,也会不自禁地反抗。

  2. 调整自己适应外部环境的本能:我第一眼看到一些的景象会反感,一些人会害怕,但时间久了,不适感会慢慢减弱乃至消失。一位丑陋的女子,只要看得够久,我也会觉得还不错;即使自己的笔迹很难看,写了十几年,就会习惯。

  3. 追求自由的本能:我,无条件地反感被控制,身体还是心理都是如此。当一个决定是由自己自由地做出时,我会对此无条件地信任;当被告知自己被利用和操纵时,我会怒不可遏。

  4. 性别区分:我不清楚这是先天地还是被教育如此的,但确实有此感觉。当看待他人时首先就会将性别当作第一性的。当被告知一个人长久以来是伪装性别时就会很惊讶。我对自己也有基于性别的认知。我倾向于认为这是被教育如此的,因为随着教育的深入,性别分野和心理隔阂是越来越大的。

  5. 社群思维:同样不清楚是先天的还是被教育如此的。反感孤独,经常将自己考虑为某个群体的一员。

  6. 认知的本能:我无条件地渴求确定性的知识,想到自己被困在混沌的世界中就会感觉无所适从,对方向有亲切感。

  7. 自我肯定的本能:我,倾向于相信自己而不是别人。我认为,对于我自己来说,自我总是确定的,我认知了我的所有,而对于外部世界和他人来说,我知之甚少。此点或许可以归于第 6 点。

题外话

  • 上文,我多次用情感来表明对某事某物的态度,这是否表明情感在认知时的决定性作用。
  • 我提到,「被教育如此」,这是否意味着本能是可以被改变的;
  • 本能在某些情况下会冲突,某些本能是第一性的,某些是第二性的;亦有衍生的本能。我被不明力量控制,它教导我训练我服从控制,这与我自由的本能冲突,但习惯的本能会让我逐渐忘掉自由,服从控制和压力。
  • 试想,我被完全的控制,剥夺了自由,即将被处死。此时我的决定或许就是第一性的。但此刻明白自己将死,似乎并没有任何希望,也不需要做任何决定,不过必定畏惧着即将到来的处决。倘若我可以免去死亡,条件是被控制和剥脱自尊,我会如何选择。那时的我是否如正常人一样思考和行动?
  • 另外,我所说的正常是怎么样的。如何判定「正常」,我如何知道自己是「正常」的。
  • 我用我,而不是人,因为我并不知道他人是不是这样的。我如何认识他人和外界,认识而来的知识是否能作为思考的素材需要考证。
  • 社群,人,是如何组织在一起的;我直觉,自我和社群有着天然的对立。
  • 什么是确定性?
  • 什么是自我?自我存在吗?
  • 我为何觉得自己是可靠的,因为事实上并非如此(我为何又判定并非如此)。

题话

  • 我不知道,上面的这些表达过一段时间我自己是否能够看懂。我需要具体的例子和更加清楚的表达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