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遇到了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大型昆虫,感到恐惧,手足无措,最终用鞋踩死了它。这样的行为不仅能在异族之间看到

对未知概念的恐惧和其具象

对异物的排斥根植于我的思想之中,这种排斥应当源自恐惧。一种是对未知的恐惧,像那句经典名言所说,面对黝黑的山洞,我本能地感到恐惧。未知意味着不可定义,不确定,在未知的时空中寻求确定性会发生我对确定性的追求本能和不可知现状的冲突,在此环境下,我可知的的仅仅是「不可知」这个概念本身,就像我从来不会将「一直在变」视为「不变」一样,我也不会将「不可知」视为「可知」。因此,对未知的恐惧不是对未知物的恐惧,而是对未知本身这个概念的恐惧。

对于未知物而言,恐惧成立的前提是「未知」这样的描述。所谓「未知」,即不存在于以往的认知中,即异于所知。此恐惧就具象为对异物的排斥。

对未知概念的恐惧的原因

我追求可知和确定性,这是我的本能。

确切的说,我追求我思想和感知所及之物的确定性,希望周遭事物可知感知,可以操控。至于身外之物,我并不在乎,直到它成为我身心感知之内。

设想有一群人被关在封闭空间中。此封闭空间的地板并非如地球般实在,而是由薄薄的玻璃构成,这玻璃似乎随时会破碎,但封闭空间的制造者巧妙地让人们没有意识到玻璃地板的事。此时的人们认为自己脚踏的地板是确定稳固的,因此并不感到害怕。但某一天,地板的形态构造被揭示,人们应当不由自主的感到恐慌,想要搞清楚这地板到底可以支撑多久。

上面的例子还有个现实的对应。以往的人类以及现在的大部分人并不顾虑地球存灭的问题,但目前的一部分人已经意识到我们所在的地球并不是永恒之物,他们迫切地想计算出地球的寿命,规划着地球死亡后的生计。

至于我为何追求一种现实的确定性,我认为这似乎和我的论证出发点有关。因为我不可能在不确定的世界中思考和存在。所谓确定,被我先天地定义为可被感知思考。似乎,

题外话

从个人出发,似乎很容易否定现实世界的真实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