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以下内容来自一年多之前「IT之家」圈子中的贴子,链接现无法找到。

edu
我2017年毕业于某部属211师范大学,是一名公费师范生,同年应聘在湖北某省重点高中,县级高中,高考成绩每年10个左右清华北大,800多个一本,参加考试人数大约1200。自带编制,报到第一天被通知要当班主任,到目前已经带班主任快两年了。主客观因素导致我实在不想继续在这里干下去,上个月已经打了辞职报告,要去另一所地级市省重点。下面跟大家分享我的感受。

第一,待遇。基本工资,3500左右,扣完五险一金只有2488。班主任每个月960,一节课10块,周六周日暑假寒假补课一节课40,补课是不收学生费用的,每个月绩效接近1000,还有三个奖算是不扣税的基本工资。和我地级市的同学相比,他们基本工资基本都过4000,公积金是我的两倍,课时费也是两倍,尤其是补课费还有更高的。还有奖金最少一个6000,一年4个,就是24000。待遇的差距也是我辞职主要的原因。

第二,工作强度,班主任早上6:35进班,待到6:55早自习老师进班然后去吃饭,8:00-8:15进班,等到第一节课老师上课,晚上6:10进班,至少待到7:00,每7天值班,晚上查寝一直到11:00。学生的一切事情都要管,这个是最头疼的。周六周日和平时一样的作息,每个学科轮流补课,周六晚自习周日早自习不上,其他不变,班主任还是得守着。一年四季皆是如此,真的辛苦,身边好多工作五六年的年轻班主任都没有时间谈恋爱。还有就是一般女老师不当班主任,一方面待遇低,不如人家去补课一节课300,再有就是当了班主任耽误人家成家。所以班主任基本都是清一色的男老师。

第三,价值导向。一切以成绩为中心,其他所谓的社团活动都是形式。优先考虑种子选手,也就是那些有潜力上清华,北大的学生,这些主要是重点班看待的学校,对重点班的评价,就是每个班考取清华北大的人数。然后对于平行班的话,就是看每个班上一本的人数是否完成了学校给定的指标任务,并且每次月考都会对成绩进行评价,对老师点名到人。

第四,学生。说实话,现在的学生有几个问题比较突出,玩手机非常普遍,男神玩游戏,女生也玩,女生看言情小说,说脏话,不尊重老师,教养差,不懂礼节,不懂感恩,没有责任心,娇气,认为老师为他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自高自大,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第五,家长。多数家长有严重的小市民心态,占小便宜。比如说,为了省流量费,直接在班级微信群请假或者让老师通知她孩子干嘛干嘛,不愿意通过正式渠道发短信留存,很多家长更是不懂礼貌,在微信群里直接@班主任,直呼其名,让班主任给他干嘛干嘛。多数家长都觉得既然把孩子交给了学校,那学校就有责任把孩子培养好,送到一本或者211,不然就是学校的问题,跟自己无关。还有很多家长纵容孩子,比如谈恋爱请家长配合教育,家长反而觉得我儿子有本事,或者我女儿有魅力。

第六,学校管理。领导架子大,官僚化严重,校级领导常驻高三,高三有高考奖。其他年级领导都带重点班,重点班课时费也多一些,家长送礼同理。评职称也是领导优先,名额紧张,如果想要评上,需要给领导送礼。领导怎么上的,很多都是靠背景关系,而非能力。所以,很多有点能力的老师都走了,去武汉去深圳的很多,每年流失2.3名教师。领导把老师当学生来管理,天高皇帝远,在老师面前作威作福。

后续,最近在朋友圈发的动态

1:班里发生的因谈恋爱引发的冲突。一个男生与女生谈恋爱,女生不想继续,男生死缠烂打,进而以死相逼,以女生的私密照片要挟,以自残行为要挟女方家长不要干涉。学校知情之后要求男生双方都回家家教,在家里男生继续死缠烂打,最终女方转校,男方继续留在班里。原因何在?

2.关于学生。

沉思良久,我还是觉得要把这个事情讲出来,不吐不快。

就在刚刚,6:20分的时候,我踏入班级的大门,一切如常。但是电灯还一直开着,但此时外面的光线还很明亮,经验告诉我,它开了一下午,甚至开了一整天。在此前多次因未关灯被领导苦口婆心教导的深刻教训下,我下意识的按下了开关键。但是后两排关灯之后就有些昏暗了,我想还是开着好一些,毕竟这也费不了太多电。这一开一关打破了教室的宁静,许多同学把目光从作业转移到了电灯开关处,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

夹杂在这些表情中的有一句淡淡的"SB",恰巧被我听到了,这个声音来自于一位平时表现很好学习成绩也很优秀的男生。我觉得他可能并不知道是我在关灯,因为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抬过头,他可能沉浸于题目中难以自拔,这个词或许就是平时的口头禅,没有什么不对劲。

但是我还是感到了一些不对劲,且不说这个词本身是否文雅,是否符合高中生的身份,且不说他是否知道老师已经进入了教室,且不说这句话从他口中冒出来没有人感到惊讶,似乎已经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但是我还是感觉这样不好。

不是说这句话伤了我,当然或许有一点吧,毕竟还有更伤的,在QQ空间用非常粗俗的语言质疑我没有经验,质疑我的管理,在月考答题卡上写下某某是sb,这样的事情我都是见过的。可以说我是百毒不侵了,那些事情发生以后,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我的学生,而现在我已经连揣测都懒得揣测了。

让我觉得不好的是最近我越来越感觉自己不适合做一名班主任,甚至一名教师。或许是我的能力不够,也或许是我的气量比较小,还对学生抱着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但是,我不想再折腾了。如此甚好!

3.教育乱象之有偿补课

正如腐败之于官场,有偿补课之于教育,都有相同的逻辑:即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都是利用职务之便来谋一己之私。即使有监督制约的权力的制度设计,也避免不了腐败,因为监督只能防范,不能根治。同理,教育主管部门出台各种有偿补课禁令,结果是撑死胆大者,吓死胆小者。有背景有后台的人反而成了市场的垄断者。

有人说有偿补课是用自己的知识来合理合法取得劳动报酬的正常手段,没有必要打击。可这完全属于屁股决定脑袋的思维模式,如果你的学科没有补课需求,你会这样说吗?

从需求来说,首先看的是名师的身份,而这个身份,往往与名校联系在一起。那些口口声声说自己靠知识能力吃饭的,你敢不敢先从名校辞职再出来补课?

从校方来说,很多领导对教师补课采取默许态度,因为补课的学科都是学校重点学科。双方相互利用,相互依赖,深度捆绑。如果校方不这样做,很有可能优秀教师就会用脚来投票去竞争对手的学校,这对校方来说是更难以接受的,所以两害相权取其轻,实际上双方在潜规则下达成了某种平衡与妥协。这就导致有偿补课不可能从根本上消除,这对双方都有利,为何要禁止呢?即使口口声声说要动真格,可哪次有实际行动?不过是为了迎合上级政策,骗骗老百姓罢了。

但有偿补课带来的弊端却是显而易见的,从内部讲,它导致非补课学科教师的不满,破坏教师内部和谐,从而产生教师内部的冲突与矛盾。造成教师内部贫富差距,影响教师团体的稳定。

那么从外部来讲,还会破坏教师形象。家长有求于你的时候把你捧上天,但过后却把你骂得狗血淋头,特别是你的补课没有效果或者效果不明显时,往往会引发更大的冲突与矛盾。

那么问题来了,家长如此热衷于补课,补课真能带来分数上的提升吗?据我了解,多数都达不到预期效果。

那么到底问题出在哪里?我看来,教育评价体系出了问题。用分数来衡量学生确实是一种公平的手段,但却又并不公平。因为每个人的特点不同,基础不同,兴趣爱好不好。以同样一个标准来衡量所有人,注定不可能培养出个性全面发展的人,这就导致了我们的教育大而不强。有数量没有质量。

以分数为导向必然导致分值大提分快的学科变成了最受追捧的补课学科,而那些分值低区分度低的学科就成了牺牲品。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教育功利化的一个体现,而教育的功利化则与教育的行政化有关,学校领导不是教师选出来的,而是上级任命的,那么学校领导天生就是向上看,而不会向下看,不可能成为教师权益的守护者和学校发展的带头人。

依然记得某主管教育的市委领导在某次重要会议上的主席台上大放厥词:你们以为某某学校(本市最好的学校)是谁的?是你们的吗?告诉你们,是市委市政府的!

他毕竟握着学校的钱根子,有资本说这个话。他的话道出了事实的真相,也道出了教师地位底下的根本原因。你不过是人家的一颗棋子而已,哪还有地位可言?

从业快两年,内心深处的无力感与疲惫感越来越强烈,各种奇谈怪论和不可思议的做法颠覆了教育在我心中的净土形象。我也感觉我与这个环境格格不入,是世道不好?还是我太理想主义了?

有人说,教育就是这个样子,你改变不了,只能选择接受。真的是这样子的吗?我不知道它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但是我知道它不应该是这样子的。或许作为一介草民都没有资格谈论教育,毕竟你可是靠市委市政府养着的,怎敢乱说话?

4.关于进班。

每天早上叫醒我的,不是理想,也不是情怀,更不是什么责任,而是室友每天6:15准时响起的闹钟:《1980年代的爱情》。这个时候我会睡眼惺忪弱弱地问一句:“可不可以不起床,为什么要起床,我想睡觉”,他总是会强硬地不屑的反问我"梦醒了吗?你难道不进班吗?",我这时就会顺口问一句:“为什么要进班?”,他会说"不进班,领导的电话马上就来了!"。说到这里,我顿时一惊,原来是因为对领导的恐惧让我每天早上笼罩在惊吓的阴影里,是领导的电话叫醒了我(所以为了突出领导的地位,我特意给领导设置了专属铃声:《凉凉》,有几次犹豫徘徊在要不要把领导的电话加入黑名单的列表的边缘,后来还是理性战胜了感性)。

那么,问题来了,进班的意义在哪里?恕我愚钝,我已经干了接近两年的班主任,这个问题一直是未解之谜。有人说,进班是为了确保没有学生都在,可以确保学生的安全。可是,上早自习的老师难道就不能完成这个任务?是对早自习老师太没自信?还是对班主任太自信?毕竟班主任也不是万能的!有人说班主任进班可以督促学生尽早进入学习状态,也给不认真的学生一个"惊吓",这也可以,那能不能把课时费发给班主任呢?还有人说是班主任就该进班,就像是个人就要吃饭一样,不进班还算是班主任吗?可是,几次没进班的经历告诉我,学生很好,我也很好,至少多睡半个小时能极大的提高我的幸福感!

有关部门的领导大会小会讲要给教师减负,呵呵,以减负知名,行增负之实!旁观者会说,你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当班主任挣得多呀,还有那么多的灰色收入,并且有什么荣誉奖励还不是优先考虑班主任,累一点有什么?年轻人就应该多吃苦!问题来了,班主任这么好,为什么让你当你却避之不及呢?或许只是我觉悟太低了吧,没有时时刻刻把奉献放在第一位,没有时时刻刻把每位学生装在心里,没有把每位学生都看作自己亲生的孩子!我想要的很简单:要么提高待遇,要么减轻工作量,如果你不愿意多发钱,请你在强制班主任增加工作量时不要那么理直气壮,又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怎么全天下的好事全让您给占了?全天下的理都让您给得了?跟不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随便给人下一个不负责的结论。

5.关于班主任工作。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教学安全政教各个方面的领导重要讲话重要指示,都需要班主任来督促落实。

那么如何激发班主任的工作积极性就成了要考虑的问题。毕竟那一点点班主任津贴在班主任繁重的工作量面前几乎可以忽略!目前很多学校采取的一种方法是以反向追责为主,以正向激励为辅。

即:工作不那么出色的班主任进行各种物质或者精神上的问责,班级出现了任何问题扣钱,取消班主任本年度考核优秀的资格,在大会小会上进行点名批评。杀鸡儆猴,给其他老师一点颜色看看,潜台词:你要是不好好干,下场和他一样。其实这样做的结果适得其反,一方面严重打击了当事人的工作积极性,甚至侮辱了他的人格,他会对这份工作产生深深的厌恶与反感。另一方面,其他的老师也会非常心寒,因为迟早有一天会步他的后尘!这样的做的结果不仅没有激励大家的积极性,反而打击了大家的积极性。

曾经在某次班主任会议上,某分管政教的领导大放厥词:你们在座的各位,教学不行问题不大,如果班级出事那可是要丢饭碗的!班主任在他们看来就是原罪。可是,在我看来,能做班主任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毕竟,每个当班主任的老师我想支撑他走下去的可能更多的是情怀与责任,这本身就是难能可贵的品质了。

如果,我们可以换一个思路:以正向激励为主,少用甚至不用反向问责,情况会不会好一点?同时以物质激励为主,精神激励为辅,首先先让班主任过上好日子,让班主任成为最受羡慕的老师,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当班主任。毕竟,情怀不能当饭吃,别人补几节课就相当于你一个月的津贴,你还有什么理由挺起腰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如果门卫宿管都能对班主任吆五喝六指手画脚,班主任还有什么地位可言?

现在很多人都不愿意当班主任,工作压力大,责任重,待遇低,要求高,琐事多。长此以往,这必然对教育的发展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为了教育的长远发展考虑:班主任制度改革势在必行,也不得不行!

6.点反思

高中三年的教育价值和意义是什么?

对于学生和家长来说:考入理想的大学,光耀门楣,实现阶层上升。

对于老师来说:高考考出一个好成绩,获得各种物质奖励和精神奖励,为成为名师铺路。

对于政客来说:高考是一种政绩,考得好升官发财水到渠成。

问题是:考不好怎么办?政客没了政绩,升迁捞钱受阻,向学校和老师问责,老师没了物质和精神奖励,向学生问责,学生没了成绩,理想破灭,家长三年付出的心血付诸东流!换句话来说,考得好,皆大欢喜!考得不好,众人皆罪!

那么:教育的价值是否只存在于金榜题名?名落孙山就意味着教育的失败?进一步讲:教育的价值是否在于培养听话认真考高分的学生?不听话调皮捣蛋成绩不好就是教育的失败?那些培养出了名校和重本人数远超他人的老师就是名师?而成绩不够出类拔萃,没有用高压逼迫压榨的方式换取分数的老师就是庸师?

这样的一种教育评价体系与教育行政化是分不开的!政客把高考当做政绩,用发展经济的方式来发展教育,忽视了教育的规律,教育的对象是人,而非分数的工具。但是于他们而言:人即工具。在这种异化扭曲的教育政绩观下,学生成了分数的奴隶,老师成了成绩的奴隶,学校成了高考的奴隶,都服从和服务于他们的政绩,都得为他们升官发财而牺牲!

那么:教育的价值除了考大学,还有别的吗?

孟子说过人之初,性本善,教育的目的是通过教化来让人回归善性。荀子认为人之初,性本恶,教育的目的在于化性起伪,克制恶性。这两位都是从人性的角度来肯定教育的意义,总结一下就是向善去恶。这应该是教育的最高价值追求!

作为老师,如果我们的教育观能有所改变,对学生的评价方式有所改变,如果能够撕下学生身上的成绩标签,用自然纯粹的眼光来看待学生,保持一颗干净纯洁的心来做教育,教育的现状是否会有所改观?

还有其他问题,家友可以问我,我一定知无不言 言无不尽。